桑浦山开发:汕潮揭同城化的突破口——潮汕桑浦山整体旅游规划和开发的研究
分享到:
发布时间: 2012-08-09     来源: 汕头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发布机构: 汕头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桑浦山开发:汕潮揭同城化的突破口
——潮汕桑浦山整体旅游规划和开发的研究

陈 非

    全球化时代,区域一体化是大势所趋。汕潮揭同城化是广东省委省政府的中心工作之一,是广东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板块,也是潮汕人民的共同心愿,是建设幸福潮汕、幸福广东的重要举措。基于对潮汕地理、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发展的长期跟踪研究,本文试探就“以旅游为主导的桑浦山整体规划和开发,推进汕潮揭同城化”展开探讨。
    一、“中心”地位——解读桑浦山
    桑浦山,北回归线上的一串翡翠明珠,被誉为“潮汕第一名山”,位于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的交界处,最高峰大尖山海拔484余米,面积约80平方公里,横跨潮汕三市八镇,以曾盛产桑树而得名。从地理位置、文化地位、经济发展的趋势等多角度看桑浦山,她都堪称“潮汕的中心”。

    (一)桑浦山是潮汕的“地理中心”
    桑浦山山体由侏罗、白垩纪花岗岩组成,为断块隆起山,山体被三条北西走向断裂带所夹持,呈间隔性抬升,自西向东为榕江断裂、东山湖断裂、玉窖—下蓬断裂,山体南端受北东向饶平—汕头断裂带控制、北端受北东向潮安—普宁断裂带所控制,北东向断裂带露头在龟山至东山一带,由此可见,桑浦山的“根脉”“抓牵”着潮汕大地。
    桑浦山整体呈北西——南东走向,长18.6公里,宽约10公里 ,造型酷似草书的“心”字,风貌独特,是潮汕三市的地理中心,我们不妨称其为“潮汕之心”。
    (二)桑浦山是潮汕的“文化中心”
    从历史和人文的角度看,桑浦山也堪称“潮汕文脉”或者“潮汕文心”。

    首先,潮汕历史上著名的先贤多出自于斯,潮汕唯一的文状元林大钦(1512~1545)、岭南先贤中事功卓著并被誉为“潮仙”的明兵部尚书翁万达(1498—1552)以及陈思谦、薛中离、刘斐等,现代的侨领陈伟南、国际摄影大师陈复礼、院士孙大文等也都诞生在这里,这里被誉为是粤东地区“海滨邹鲁”的发祥地。
    其次,是现代的文化中心,科技是知识经济时代文化的核心,桑浦山下,有粤东最高学府汕头大学(准211大学),金平民营科技园聚集了300多家高科技企业,与国内外40多家高校合作,建立了一批科研机构,是广东省珠三角以外唯一的“国家科技进步示范区”,也是“广东省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和“广东省省部产学研结合示范区”,这里是粤东人才最集中的区域,科技和知识含量最高的区域,是粤东现代服务业的中心。
    (三)桑浦山是潮汕的“经济中心”
    桑浦山,连接潮汕三市的金平区、潮安县和揭东县,这里不仅是地理上的“金三角”,更是经济上的金三角,2011年,金、潮、揭三县区GDP总额为884.4亿元,是潮汕三市GDP总额3278亿元的27%;而且,三县区同时又是三市的经济重心,其中金平区300.5亿,是汕头市的21.41%,占潮汕地区的比重为9.15%;潮安县298.8亿元,是潮州市的46.35%,占潮汕地区的比重为9.11%;揭东县285.1亿,占揭阳市的23.21%,占潮汕地区的比重是8..69%;在潮汕三市18个县区中分别排名第2、第3和第5 。可见,金、潮、揭是潮汕名副其实的金三角,而且是最具增长潜质和爆发力的金三角,桑浦山恰好处在这个金三角的中心,极具开发价值。
    (四)桑浦山是潮汕的“未来中心”
    从有关规划、建设和发展趋势看,潮汕国际机场已经落户在桑浦山南麓的天鹅山下,正在建设的厦深高铁潮汕中心站位于东麓的沙溪镇,汕梅、潮揭等数条高速公路均在此汇合,潮汕三市的城市轻轨线也在规划建设中,这里将成为潮汕三市的交通枢纽,交通的聚合作用将带动人财物等优质生产要素的聚集,各行各业也将聚集到这里,桑浦山,将形成潮汕未来的新中心。
    由此可见,桑浦山作为潮汕的金三角,具有明显的地理、文化、经济以及可持续发展的优势,对其进行规划和开发,是推进汕潮揭同城化工作的最佳突破口和建设平台。
    二、 “核心”作用——开发桑浦山
    同城化,不是简单的合并和规模的扩张,而是合作城市和区域通过打破行政区划界限和隔阂,构建一体化发展平台,实现人流、物流、信息流等资源共享的新型区域发展模式,借助资源整合及经济合作形成辐射力、扩散力和竞争力越来越强的经济板块,因此,需要把“中心”桑浦山打造为“核心”桑浦山。
    (一)开发桑浦山为汕潮揭“核心区”的理论依据
    一个经济区域的形成,普遍经历了由两个或多个原来互不关联、孤立发展,到变成彼此联系、形成发展不平衡,在不平衡发展到极致时又变为相互关联的平衡发展的区域系统的演化过程。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Friedmann.J.R,1966)在“增长极”、“极化-扩散”等理论基础上总结归纳出“核心-边缘”理论,用“核心”和“边缘”两个要素来解释这一个过程及其机制,是经典的区域发展和区域开发理论,它对区域经济发展动力机制与消除发展水平的空间差异提供了理论指导,在全球以及各个领域被广泛应用,如日本的“都市圈”模式和理论。
    “核心-边缘”理论认为: 任何一个地区都是由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核心区域和经济发展较为落后边缘区域组成的,核心区域一般是指城市或城市集聚区,它人口密集,资本聚集,技术水平较高,产业发达,经济增长速度快,总体上,“核心”居于统治地位,他们之间的基本关系就是供养和依赖、极化和辐射。其演变规律相应地也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初期相对均衡、空间核心极化、空间边缘扩散、空间动态均衡, 在不同的发展阶段, 分别会出现离散形、聚集形、扩散形、均衡形四种不同的空间结构形态。
    目前潮汕三市的区域经济空间格局,是一种离散形结构,即是初期的“相对均衡”阶段,而同城化,恰好是推动潮汕经济区进入第二个阶段即“空间极化阶段”,无论是“同城化”还是“空间极化”,都需要一个“核心区”,在潮州和揭阳对事实上的核心区汕头比较抵触的情况下,桑浦山作为潮汕的地理、文化、经济中心,具备作为潮汕经济区“核心”的基本条件和潜力。
    (二)开发桑浦山是同城化工作的突破口
    有效的同城化策略,一定有个“撬动地球”的支点,这个支点对于同城化后的城市空间架构、功能安排、城市融合和发展、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都将有着“四两拔千斤”的发力效果。汕潮揭同城化的支点,在地里、历史文化、经济等等方面看,都应该选择桑浦山来做文章。桑浦山的整体开发可以成为建设汕潮揭同城化的先行军,起到先行一步的引领和聚合作用。未来,也许可以成立一个独立于其他县区的“桑浦山区”,“同城化”实现后,新区域的名称如果三方争执不下,“桑浦山市”也许是个可以考虑的备选方案。
    (三)开发桑浦山是同城化的现实必要
    在同城化问题上,目的和目标各不相同,因而形式和措施也不同。与广佛同城化不同的是,汕潮揭原本为一体,1992年分家后,发展一直缓慢,现在要推动其回归一体,目标上可以有两层,一是彻底地回归一体,在根本上解决问题,这需要在行政上做整合,消除行政鸿沟和人为隔阂;二是先在形式上促进合作和融合,逐步走向行政、经济、社会的一体,这个,需要漫长的过程,而且可能半途而废。
    现阶段,行政合并的条件尚不具备,可能只能先做形式上的整合,但是,形式上的同城化免不了“貌合神离”,根本原因是在权力和经济权益问题上的主体性分歧,所以,诸如交通网络建设、通讯同城化、文化合作与经济融合、经济一体化等等这些措施可能治标,而难治本,给人隔靴搔痒之感,他们对推进同城化工作的作用和力度是有限的。因此,选择以桑浦山为“核心”进行整体性规划和科学开发显得非常必要而且迫切。
    尽管桑浦山的开发必须而紧迫,但是受现有的行政环境和制度设计以及各方面的条件的限制,一步到位的开发桑浦山是有困难的,但是不能置之不理,等到土地和生态资源被破坏殆尽,徒留下后悔和遗憾。因此,有必要寻找一个受行政管理限制较少、市场化程度较高、资源的保护性最强的开发切入点,基于此,我们建议以整体旅游开发的方式来启动桑浦山的开发建设。
    三、“旅游一体化”——汕潮揭同城化的先行军
    旅游和旅游产业,是一种市场行为,从旅游经济本身的特性和发展规律看,汕潮揭以桑浦山为平台首先推行“旅游同城化”或称“一体化”,可以说是内部整合资源,共同对外开发市场的迫切需要。
    (一)资源整合的内因要求
    1992年以来,行政割据和同质化竞争给汕潮揭地区带来不少负面的影响,特别是旅游经济,更是深受影响。比较突出的就是低水平重复建设、低水平竞争、低效率资源开发等,文化和经济社会的整体性被割裂,互相拆台而不是互帮合作等情形司空见惯。甚至出现过对其他兄弟市的旅游资源和市场开发、运营采取封锁甚至破坏的恶性竞争,例如对非本市的旅游车实施苛刻的检查或者罚款,以达到驱逐的目的等行为曾时有发生,严重破坏了潮汕旅游的市场形象和信誉。
    潮汕旅游生产力的发展迫切需要内部旅游同城化。
    (二)市场开发的外因要求
    在市场开发方面,潮汕三市各自为政,王婆卖瓜,不顾文化的整体和资源的的同质性和产品的互补性,各自宣传各自的旅游资源和产品,在同一市场开展“自我”竞争,削弱了潮汕旅游整体的竞争力和各方面效益。实际上,潮汕的旅游,都不成气候,各市都更是弱小,对于外地目标旅游市场来说,潮汕始终是一个旅游目的地整体,从来无法分家,旅行团和游客从来都是在潮汕三市之间选择优质项目组合成线路的,极少有只到潮汕某一市范围内旅游的游客团队。
    潮汕旅游产业的市场开发迫切要求对外旅游一体化。
    (三)汕潮揭同城化的实验田
    同城化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矛盾多,新问题多,风险大。要积极稳妥地推进,需要取得经验和阶段性成果,因而需要实验阶段和实验空间。桑浦山一体化旅游开发,毫无疑问是汕潮揭同城化工作的最佳试验田:一是旅游产业市场化程度高,而且不受行政区域区划的制约,可行性强;二是旅游产业具有较大的整合性,是集行政、文化、经济为一体的综合性新经济模式,带动性强;三是旅游开发成本较低,退出成本也不高,不触动核心机制和利益结构,可以较快地取得阶段性成效和经验,并可持续发展。
    推动汕潮揭“旅游同城化”,共同做大潮汕旅游的蛋糕,共享成果,才是市场要求,也是正确而且必要的选择。
    四、 桑浦山旅游开发的资源、现状和方向
    (一)资源条件
    1、自然资源。古老的桑浦山,经历多次大型的海陆变迁,海蚀和断岩形成了奇特的自然景观,呈现出“雄、奇、灵、秀、”的风格。山上巨石嶙峋,参差危耸,幽深奥秘,奇峰奇洞,比比皆是,著名的有古海蚀地貌的海蚀蘑菇状石林,号称广东第二的巨石——牛胳石,玉简峰的狮子岩,洞府面积达697.5平方米,“可千人坐”,象形石还有风帆石、朝靴石、将军拜印石、风荡石、双龙石、猪头石、三段鱼石、祖孙石、乖鱼石等等不一而足,还有充满神奇传说的御倭洞、李姑洞,林道乾洞、陈万言洞、铸钱洞、中离十八洞等等。水体景观则有东山湖、梅林湖、新安水库、南陇水库、双坑省级(饮用水源)自然保护区等。著名的地标式景点还有设计独特的北回归线标志塔。
    2、人文资源。古老的桑浦山下,人文荟萃,人才辈出,这里也是 “百载商埠” 汕头的发祥地,造就了辉煌的潮汕文化,留下了众多的历史遗迹和人文景观,著名的有占地150亩的广东最大的明代御葬翁梅斋墓、明代状元林大钦墓、宗山书院、翁万达读书处、陈思谦墓园、风门古径等。桑浦山宗教文化发达,寺庙道观众多,有潮汕最大石堀寺院韫玉岩,以及龙泉岩、铁林寺、甘露寺、宝泉庵、宝云寺、白云岩、石母寺、广安寺、吉祥寺、九天圣王庙、龙砂古庙等成十座之多。
     3、其他资源。桑浦山也曾是革命根据地,红色旅游资源丰富,这里曾是潮汕地下党组织的活动场所,八一南昌起义军曾转战潮汕,现有“广东东江各属行政委员公署”旧址、“八一南昌起义军总指挥部”等重点文物,还建有“潮汕七日红纪念公园”。龙湖古寨、象埔寨、从熙公祠等潮汕民俗文化异彩纷呈,本身就是良好的旅游资源。桑浦山四季常绿,物产丰富,著名水果有香蕉、柑桔、古山二号龙眼等,埔田因盛产竹笋而被命名为中国竹笋之乡,汕头更是堪称美食之都。
    (二)开发现状
    桑浦山位于潮汕平原的中部,多为丘陵山体,开发历史悠久,基本建设和基础设施发达,特别是交通条件优越,汕梅、潮揭等多条高速公路、206国道和多条省道在这里纵横交错,在此汇合,形成发达的交通网络,基本没有进入障碍;水电通讯和排污等基本设施完善,吃住游、停车等旅游接待条件也初步具备,基本无需大规模投资基础建设。
    桑浦山历来就是汕头、潮安、揭东和潮汕人民的休憩胜地,景区建设比较成熟,原有的旅游资源已经得到初步开发,每逢周末,各处景点就人山人海;已经建成开放的成熟旅游景区有北回归线标志塔景区、风门古径风景区、汕头龙泉岩风景区、汕头大学校园(汕头八景之一)、潮汕七日红纪念公园、东山湖温泉度假村风景区(国家4A景区)、潮安县青少年航天航空活动中心等,金平工业区里还有一批高科技工业旅游项目如金刚玻璃、太安堂药业等。
    (三)开发方向
    桑浦山的旅游资源涵盖了三大基本类型,以奇峰奇洞、水体景观和生态资源为主,而且组合性好,资源保护状况较好,土地存量较高,可开发空间很大。加上已有开发基础,非常适合规划开发为潮汕文化主题的大型生态休闲度假旅游区,着眼于同城化,则进一步可以把桑浦山建设成为未来潮汕都市圈的“中心花园”,成为“潮汕新城”的核心。
    “宜游宜居宜业”,是一个具有普世价值的城市发展目标,宜居未必宜游,而宜游则必然宜居,对于城市规划而言,“宜居”是在城市中规划建公园,满足的是市民的需求,“宜游”则是在“公园”里建城市,满足的是游客的需求和消费水准;以“宜游”为目标主导城市规划,提高的不仅是城市的品位,而且提高了市民的“待遇”。可见,桑浦山的整体开发规划,应该以旅游为主导,而且以旅游开发为先行。
    五、桑浦山整体旅游的开发措施
    (一)成立机构、明确目标
    在省里组建成立一个汕潮揭同城化(桑浦山规划)领导小组,由一位省领导负责,成立专门机构,抽调精干队伍,负责协调相关事项的调查研究、方案制定、实施督导等工作;桑浦山整体旅游开发规划协调小组可以设在省旅游局,方便指导、协调三市有关部门实施运作。
    汕头市被分割为三市不过20年,远远没有形成三个完全独立的城市文化,整个潮汕依然在潮汕文化的脉络和土壤里生存和发展,这是同城化的文化根基。既然同城化不是简单的合并,那么“新中心”桑浦山的开发构建就要在原有基础上有所发展和超越,更上一层楼,这就需要对同城化后的新潮汕都市有个新的定位和发展规划。例如,提出一个20年左右的发展规划,分步实施,最终实现汕潮揭“一城化”的远景目标,在不影响现有既得利益结构的大前提下,人们还是愿意为之付出和努力的。
    (二)规划先行,掌握主动
    规划的缺位或错位,对一个地方建设和发展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汕潮揭同城化的未来,必定会在粤东出现一个现代化的繁荣的新的大都市,新区域的开发建设,规划必须先行,而且,规划的水平,基本上决定了至少是严重影响着一个区域未来的命运。应该在省的层面组织编制《广东省桑浦山区域(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对桑浦山(潮汕)旅游区的主题和定位、功能和分区、项目和线路、品牌和形象等提出规划和实施的技术路径,通过推动打造跨三市(金平、潮安、揭东三县区)的桑浦山“旅游金三角”,以推动汕潮揭同城化。
    此外,规划先行,有利于控制土地资源,科学布局和合理配置,避免掠夺性、低效率性的开发;有利于保护环境,保护文化遗产;规划先行,为汕潮揭可持续发展争取主动。
    (三)配套政策,推动实施
    一项突破性的工作,以常规思维和做法是很难实现的,桑浦山旅游开发,涉及到省、三个市、三个县区八个镇的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复杂程度可想而知,除了在人员、机构等方面给予保障,特事特办的特殊政策也应该有所突破。
    1、体制问题,可以参照风景区管理的做法,把桑浦山区域划出,成立一个独立的管理局,由省垂直,但可委托给某一城市管理,享有县区级管理权限,职能要简单化,以旅游规划和实施为主,辅以相应的行政权力,风景区内的镇级建制保持不变。管理局的使命是保护性开发桑浦山,保护生态和土地资源,防止桑浦山成为低端工厂区,一旦时机成熟,潮汕一体化可以实施,风景区管理局可以转为“桑浦山区”建制或者撤销。
    2、财税问题,参考“生态补偿”的做法,制定桑浦山区域特殊的税收和财政倾斜政策,以支持该区域的保护性开发,给同城化后留下发展空间和环境。
    结语:
    潮汕三市,地理空间不过一万平方公里,文化上原本一体,资源上互补性差,深深陷于同质化的竞争和相互封锁的困境,如果只是形式上的同城化,并不能解决潮汕经济社会发展深层次的问题。汕潮揭同城化的深远价值在于突破行政区划制约,在更大区域范围内进一步优化、配置资源,从而实现区域经济社会的规模化和优质化,提升区域经济发展的爆发力和竞争能力。桑浦山地处三市交界、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以这个“潮汕之心”为平台,打造“大桑浦山旅游区”,打造汕潮揭的新“核心”,实现“旅游同城化”的突破,促进潮汕三市的深度合作,对于推动汕潮揭同城化和一体化,促进粤东的共同发展,建设幸福广东、先进广东,有着具体而深远的积极作用和意义。

作者单位:韩山师院地理与旅游管理系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9 汕头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12号科技馆大楼六楼

粤ICP备05066684号-1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219号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汕头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门户网站”,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