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潮汕文化的一点思考——兼谈新时期汕揭潮一体化的文化发展战略
分享到:
发布时间: 2012-08-09     来源: 汕头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发布机构: 汕头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弘扬潮汕文化的一点思考
——兼谈新时期汕揭潮一体化的文化发展战略

陈坤达

    在潮汕的发展史上,一百五十年前汕头开埠是一个划时代的历史事件。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当时,汕头等沿海城市的开埠,从政治上看,是腐朽的清政府屈从于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被迫开港通商;从经济上看,西方资本大举进入“天朝上国”,进行掠夺性的贸易;从文化上看,西方价值观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冲击着五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而这个庞然帝国远远没有在心理上、社会结构上、经济形态上作好充分的准备,一切都猝不及防,于是不可避免地会对社会生活各个方面产生前所未有的震荡。李鸿章说的“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正好道出了统治阶层的惶恐和无措。但因为这一场变革,也从客观上产生了积极的效应:一是对本土文化注入了新的元素。西方文化通过各种渠道无孔不入地渗透进来,宗教、艺术、价值观、生活方式等等在悄悄地改变着固有的社会生态;二是刺激了民族资本的成长。列强虽然把持着最重要的经济资源和主导产业,但民族资本还是顽强在夹缝中冲出血路,生存并发展,尤其是借鉴了西方的管理模式和运作方法,带有明显农耕文明胎记的民族资本得到改良、嬗变,完成了与世界经济模式的初始接轨;三是国人的视野得到前所未有的拓宽。第一次较直观地看到一个迅速前进的世界,从而对自身的命运有了新的思考。以上几方面对于潮汕地区来说,由于得风气之先,更有深切的体会,变化也最为明显,几乎在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都能寻找到这个“变局”所留下的深深辙痕。所以笔者认为,1860年,这个普普通通的纪年,象一个路标,把潮汕的历史截然分为两个不同的时代路段。
    因为这个转折,汕头诞生。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本文主旨是探讨开埠前后潮地社会形态的变迁,但用了上述的标题是不恰当的。因为开埠前还未有汕头。但是,汕头的形成和发展却是潮汕地区那个特定时期的缩影,或者说是代表。比如,人口的集聚。汕头的现住民其祖辈无不是开埠后从周边县区迁移而来,当然带来了各地的地域文化、民间艺术、宗教信仰、生活习惯、饮食方式等等。各种不同文化,再加上随之进入的西方元素,碰撞和融合,这是何等的丰富多彩、煌煌大观!所以说,汕头的文化生态是潮汕文化之集大成者毫不为过。研究潮汕文化的变化,离开汕头,那就成为无源之水。故而标题还是以“汕头”来切入,以汕头来映照整个潮汕地区。
    作为一个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以第一次鸦片战争和第二次鸦片战争为标签的历史巨变是划分中国古代史和中国近代史的分水岭,腐朽没落的封建社会从此被迫走进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社会形态从心理深层对外来(主要是西方)文化的抵制、拒绝到被迫接收,从对自身主流文化的自珍、自大到自我怀疑,国人日益产生文化失落的焦虑,民族衰败的痛苦是那个时代的共同心理特征,中华文化由于当时政府的溃败、主权的丧失而变得异常脆弱。五十年后的“五四”运动,中国知识精英对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学说的全盘否定,其思想根源和心理动因正是基于这一现实。所以,探求这个历史时期的文化生态是有意义的。
    潮汕地区处庙堂之远、居文化交汇的前沿,正好提供了有普遍意义的标本。
    首先从宗教谈起。潮地的宗教信仰原来就较为庞杂和混乱。由于潮地是一个历史移民区域,因战乱所致的几次大移民就为潮汕地区带来了各地不同的宗教信仰,儒道释都有,还有各地族群的保护神,这一切,呈扇形结构汇聚到潮地,莫衷一是,根本没有办法形成主流信仰(要概括这种信仰形态,只能用“多神教”来表述)。所以,外来宗教的进入就变得相对容易了。外来宗教在开埠时期是指基督教和天主教。事实上,传教士在潮地的活动远在汕头开埠之前就已经开始,只是在1860年后更加强劲和规模化罢了。根据记载,基督教传入潮汕,最早是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德国巴色会黎力基牧师到澄海盐灶布道,但影响不大。咸丰十年(1860)长老会国外宣道会派宾为邻牧师来汕传教。光绪二十六年(1900)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也传入潮汕。这三个基督教会教派很快在潮汕各地设立会堂传教、发展教徒,从而改变了潮地原有的宗教信仰格局,西方文化精神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冲进潮人的精神领域并产生强烈的激荡。
    各教会为了扩大影响,在布道的同时,也在本土举办一些教育及慈善事业,较有名的是汕头聿怀中学、礐光中学、晨星女中,揭阳县的真理中学就是基督教会、天主教会开办的,教会办的汕头福音医院、圣马利医院、揭阳真理医院等也颇具规模,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礐石妇女学校,是教会在全世界的第一所女校,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于恪守传统礼教的潮汕女界来说,极大地拓展了视野,用振馈发聋来形容也不为过(笔者有专文叙述)。
    天主教基本上也在同时期进入潮汕地区。开埠以前,一些牧师在潮地小范围传教,汕头开埠后才形成规模。同治九年(1870)天主教巴黎外方传教会教士到汕头埠传教,在镇邦街附近设立小教堂,光绪三十四年(1908)建成若瑟堂。
    在文化艺术方面,汕头开埠也成为一个分水岭。如果说,在此之前,西方文化仅仅是通过海外移民(华侨)以双向交流的方式稍稍影响着潮汕本土的话,那么,开埠之后,西方文化就开始以一种强势的姿态进入,并且迅速波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其一、西方价值观随着帝国资本用强加的形式进入潮地;其二、随着潮人向外移民量的激增,与家乡在感情和经济上的紧密维系而致西方(包括南洋)艺术理念时刻都在改造着五千年历史形成的文化道统。反映在日常生活上,就是出现了东西文化的“杂交”现象。比如服饰,开埠前平民多穿本地产棉、苧土布手缝大襟衫和压头裤,男女老少基本一个款式。开埠后,西洋纱和印花布大量涌入,西装、T恤开始有人穿用,社会上出现东西方服饰共存相容的形态。需要提及的是,西洋的纱纺工艺通过教会被引入潮汕之后,很快与传承悠久、精巧绝伦的潮汕刺绣结合,巧匠们创造出一款新的艺术形式——潮汕抽纱,立即引起全世界的轰动,其代表性的产品“食布”进入欧美普通家庭,大受欢迎,几成潮汕女子的形象代表,影响直到今天。又如建筑,潮汕传统建筑源于封建礼教,讲究“尊古法制”,伦理纲常,天人合一,所谓“潮汕厝屋皇宫起”。近代以来,特别是开埠以后,西方列强在汕头沿海岸一带兴建了领事馆、别墅以及教堂、学校医院等西洋建筑,这些建筑是洋人从国外带来图纸,指导本地工匠所建,典型的西式风格。这样一来,异域的建筑理念极大地影响着汕头的传统建筑,更在技术层面上带来了重大的变革与创新。骑楼建筑,便是近代汕头中西文化交融的一个重要表征。同一时期的汕头民居也反映出博采众长的开放品格。当年,一些敢开风气之先的富商巨贾,纷纷投巨资在家乡大兴土木、置地盖房,逐渐把西洋的建筑技法和异国建筑材料带到汕头,从而使传统民居开始展现了“中西合璧”的娇美风姿。这是潮人具有较强接纳心态和开放意识的一个展示。 
    开埠为汕头确立了这样的态势:新兴的汕头市——商埠和商港¬——成为大潮汕的中心城市,具有典型的大港口的一切特征,周边区县则成为商港的腹地,独立性相对降低。汕头市产业的发展紧紧围绕商港服务。随着商贸的发展,周边的人力、物力源源不绝注入汕头,堆积成一个商业高地,多少企业家脱颖而出。与此同时,一批又一批潮人青年向海外拓展生存空间,到南洋、欧美“过番”,经商创业,不断创造商业奇迹,从此一个新的商业名词在全世界传播——“潮商”。
    汕头的开埠把潮汕地区的历史进程分成两个时代,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历史节点,它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当我们考察了以上的种种情况,再来探讨地域文化的发展战略,就有的放矢了。
    潮汕文化特质漫论
    综上所述,近代以来潮汕地域文化主要由三部分构成:一是来自中原的传统文化,二是汕头开埠后殖民(西化)文化,三是与中华大家庭同步发展的时代文化。这几部分交织在一起,经百年历史风雨尘泥的冲刷,已基本呈现出独特的形态。文化说到底就是生活方式。这个族群有许多心照不宣的生活秩序和内心规范,形成一整套心理文化方式,概括起来有以下几个特征——我更多的是从本土潮人的总体倾向着眼,并且更多专注于人文精神的负面:
    一是 家乡和宗族观念强。翻开潮人的族谱,我们可以发现,中原人口进入潮汕,基本上都是举家、举族迁徒,恶劣的自然环境,为了生存和发展,他们必须依靠血缘、地缘关系扭成一团,所以宗亲感情特别深,长久以来,超强的宗族乡土观念一直令外地人咋舌。英国人在《1882——1891年潮海关十年报告》中称:“全帝国公认,汕头人非凡的联合本领和维护其一旦获得的地位所表现的顽强固执精神使他们的国内同胞望尘莫及。”“番爿钱银唐山福”的俗谚揭示了海外潮人与家乡的血肉亲情关系,描摹了他们尽心尽力帮助家乡建设的不争事实,这是积极的一面。一分为二地说,也有消极的一面,比如碰到棘手的事,少从社会规范上考虑解决,多想到“找人搞掂”,罗织关系网成为生存的技术;这种宗亲和乡土感情带有一定的狭隘性和排他性,很多潮人开办的企业管理层大多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客观上限制了现代企业理念的建立。潮人还有一个在外很团结,在内窝里斗的毛病,互相轻视,互不服气。举个例子,在城市里的人其实都是郊县人,但却从骨子里瞧不起“乡下人”,叫他们“笠”。
    二是 精明能干、长于算计的文化心态。向来潮汕人多地少,生存空间的狭迫、物质资源的匮乏,使潮汕人形成了对实际效益精明估算的心理品性。相较而言,更注重发挥人的聪明才智,利用本土的天时地利,趋利避害。比如,体现在农业上,精耕细作,轮向套种,“种田如绣花”;在人际关系上,对自身利益的精明卫护纤毫毕现,活跃在民间的人物形象多有“精滑”一类,最有代表性当数“夏雨来”。所有这一切物质和文化活动造就了潮汕人精明能干,善于经营的素质:(1)商品经济意识比较强,(2)刻苦耐劳、艰苦创业,(3)利用人际关系做生意。仅此一条,就为潮汕人戴上了“东方犹太人”的帽子。称谓似乎毁誉各半,但也由此而揭示了潮人精明务实的人格构成。潮人的这种精明,肇始于贫困,后来自然地汇入了人生,在这里,你到处可以发现聪明过度浪费的现象。 
    三是 无主流的宗教道德信仰。潮汕地区远离汉文化中心,使潮汕文化呈现一种独特的边缘形态,突出的表现特征是开放融合、兼取并补、博采众长,为我所用。许多宗教场所,释、道、儒三教九流济济一堂,一般潮人不会去也懒得去搞清楚其中的源流关系,一视同仁,同供同祀,他们的崇拜带着很强的目的性,即更注重实用,求财应拜谁,保平安应拜谁,明白这一点即可,难怪被外地人称为“多神教”。这种思想反映在文化领域,就不可能形成有影响的流派和激发出独创性,形不成群体合力。据此心理定势,潮人很难在心底长久而又诚恳地服从一个号令,崇拜一个权威。
四是 强调近期利益的超验现实主义。潮汕文化中务实的人生态度造就了勇于冒险、开拓进取的人文优势,并已创造了辉煌的成就,但当其走向极端,也会导致急功近利,精过了头,行为短期化,喜赶大流,表现为一个“现”字。俗谚“百赊不如五十现”,即一语道破天机,有时为了些小现利,挖空心思走捷径,寻偏门。当珠三角目光如炬,放弃眼前利益大搞实业,构建现代化大型工业体系的时候,潮汕人还在小打小闹,“抱布贸丝”,于是在很大的程度上限制了成就,蛋糕老是做不大,这不能不说是小生产者小市民意识在作怪。此外,一些潮人还存在着“山高皇帝远”的边陲意识,漠视成规,总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流布广远的“识字掠无蟛蜞”的小故事即传达这样的信息。
    我认为,在当前,转型期的潮汕文化面临二大危机:一是文化内耗,潮汕地区作为一个整体,就政治、经济而言,分设汕头、潮州、揭阳三市究竟能产生多大的积极作用,我们姑且不谈,就文化发展来说,却产生相当大的负面效应,本来同根同源的地域文化,在行政壁垒的作用下,成为“三国鼎立”,表现在文化资源的互相争夺和文化标识权的各自为政,学术讨论上的互不服气,比如名满天下的潮菜,三市都称自己为正宗,民间艺术也是“舍此无他”,甚至“潮汕”和“潮州”之争至今尚无法调和,这对一种影响力和再生能力尚不很强的文化来说是致命的,大大削弱了地域文化的累积和扩展;二是缺乏经济的支撑。文化和经济从来都是一对孪生子,相得益彰,经济的勃兴必然导引文化的膨胀,反之亦然,比如三、四十年前,全国流行港台歌曲,很多人以会吼几句“白话歌”为荣,即是一例,又如经济寡头美国,假国力到处推销文化价值观,势不可挡!反观潮汕地区,由于夹在珠三角和闽三角的缝隙中,经济社会的发展处于“跟帮”地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勃兴,所以文化的弘扬和传播也就小打小闹,热自家的,不可能在华夏文明的大背景下“秀”一把,前些年的“潮语歌曲”还没走几步就夭折了,那么,文化产业的发展局面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么潮汕文化的现代化出口在哪?这是一个复杂而深广的历史命题,远不是一篇小文所能涵盖的。但是,确立一个方向应可以在这里探讨。我以为。弘扬大潮汕文化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眼:
    1、走汕揭潮一体化文化发展的路子。以汕头为中心(或称龙头)的大潮汕从来就是一个整体,同一人文结构、同一历史因袭,故应当目标一致,资源共享,互补互利。打破壁垒,推动成立跨行政区划的文化发展“托雷斯”,整合文化资源,做大文化产业,扩大潮汕文化的竞争力。
    2、倾全潮之力,打造“文化潮汕”的响亮品牌。   到了一个地方,总会有一个较全面展现区域文化特色的去处,比如山西平遥的钱庄、梅州“客都”、西藏的布达拉宫等,让人对本地域文化有一个直观的体验和了解。但外地的朋友或游客到我们潮汕来,却找不到一个集中展示潮文化的“潮都”。这与我们历史悠远、绚烂多姿的潮汕文化很不相称。在这方面,汕头是中心城市,应有所作为。历史孕育了汕头市,让汕头卓立潮头,多种文化在这里交融,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着眼,汕头都应该打造一个名副其实的“潮都”,一方面能极大增强世界潮人的向心力和认同感,另一方面让汕头成为文化地标。这是凝聚海内外潮人力量的重大举措,也是建设幸福潮汕的文化战略。打造“潮都”,有“硬”、“软”二手。“硬”指硬件建设。实施点线结合,建成“潮文化之旅”长廊、“潮汕印象”、“潮汕民俗风情谱”、“潮地民艺大观”等专门区域,以全方位展示潮人的文明史和生活状态,用可观赏、可触摸的形式让人直接浏览“潮文化”这部大书。“软”指软件建设。笔者认为,首先,应以“节”来扩大潮文化的影响力,如举办二年一度的“潮汕民俗文化节”,把民间的游神、庙会和赛桌提升到一个较高的层次来操办,整合潮地文化资源,提高表现力,集中展示地方艺术,着眼点在于潮文化的弘扬和传播;其次,以“会”来提高“潮都”的知名度,潮汕地区艺术土壤丰润,文艺人才众多,活跃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艺坛,我们应该利用这笔丰富的人脉资源,密集地举办各种“音乐花会”、“采风笔会”、“全国性艺术展”,吸引名家和大师到汕头来,让潮汕成为各类有影响艺术活动的“硅谷”,最大限度提高潮文化的美誉度和关注度。
    3、应当确立具有时代特征的人文精神导向,即弘扬新汕头精神。潮汕人是历史上各种文化交互碰撞和融合的载体,具有迥异别处的人文特征。头脑活络、血缘超强、不守陈规等等,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在大时代面前、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应该扬长避短,自我更新。在时代精神引领下,用更开阔的视野、更宽广的胸襟、更务实的心态去创造汕头的未来。
    4、要确立地域文化特色。从汕头的开埠发展史来看,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商港,此后,城市按这个定位持续运营,并带动大潮汕的发展。城市产业结构是按港口的需要而配置的,并造就了一大批商贸人才。这就决定了汕头开埠后潮汕的主流文化是商业文化,必须沿着这个历史逻辑运行,不能无视这一点。

作者单位:中共濠江区委宣传部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9 汕头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地址:汕头市海滨路12号科技馆大楼六楼

粤ICP备05066684号-1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219号
技术支持:开普云  网站地图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汕头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门户网站”,是否继续?